晗七公子

程墨.♡

这个小姐姐太好看了啊啊啊(捂心口)

番外

◎微黑化向
◎ooc满天跑
◎文笔渣_(:зゝ∠)_
◎很甜很短的一篇文哦( •͈ᴗ•͈)۶♡
––––––––––––––––––––––––––––––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自从王富贵婚礼之后,就没人在见过白月初,在涂山费力寻找白月初的两个月后,王富贵也失踪了

“你疯了..放开我...听到没有...混蛋!”郊区的一栋别墅里传来少年细碎地挣扎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王富贵,你放开我,该死的,你不是喝下去了吗,怎么会...”那个少年正是白月初,就在他偷偷看完王富贵的婚礼去酒吧成功的把自己灌醉后醒来就是在这栋别墅里,然后,然后他就被囚禁了整整两个月

王富贵像是没听到身下人的喊叫,冷静的把白月初以一个无比羞耻的方式捆在了床上,然后默默坐在床边把弄着绳子的钥匙,半晌,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要知道,我很喜欢你”

白月初不解地看着王富贵,还在心大的思考着为什么王富贵还会记得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危险

“我知道你这么做是有苦衷,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好开心”

“啊?你在说什么?”白月初终于注意到了王富贵的不对劲,他这种冷到冰点的语气怎么都听不出来开心的样子啊,但因为房内没看灯,不能看到某人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所以白月初试探性的问道“你...都做了什么?”

王富贵停止了把玩钥匙,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白月初,就在白月初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时,突然一个吻落在了白月初的嘴唇上,不含一丝柔情,只有无尽的索求与占有

“唔...王...富贵...”白月初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因为手被捆住动不了,只好不安地扭动着身体,企图赶走身上的人,但美色当头,也很快沉溺在唇舌的交缠中

不知过了多久,王富贵才放开了白月初,正当白月初渐渐恢复了理智喘着粗气时,又发觉一个冰冷的东西靠在自己的皮肤上,努力地一看,王富贵拿了一把剪刀正在剪他的衬衫!!?

“王王王富贵,你要干嘛???”白月初很慌啊,现在他被抑制住一点法力都使不出,就算使得出,他也不可能对他动手,所以,白月初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衬衫一点点被剪开,直到整个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

“嘶...”白月初打了个冷颤,往被子的所在处缩了缩,王富贵看着身下人苍白消瘦的胸膛,呼吸紧促了几分,眼神暗了暗,再一次不由分说的吻上了对方的唇...

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交织,少年如小兽般的哭腔以及肉体上的欢愉填满了这略显空旷的黑暗.夜,还很长...

––我们卑微脆弱,配不上这天长地久

自从白月初离开已经一年了,又是一年啊...涂山那边因为迟迟找不到白月初的所在似乎也放弃了,王富贵失踪几天后也回到了王家,似乎一切都在朝一个新的方向开展...

“王富贵,你我结婚已经一年了,你一次都没碰过我,我没什么好说的,但你也别想我会跟你离婚”坐在沙发上的女子瞪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如此说道

坐在另一边的男人沉默不语,兀自弹着手中的烟,烟头发出点点红光却也很快被黑暗所湮灭,死一般的寂静不知持续了多久,男人才慢慢站起,向门外走去还不忘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

“没什么大事的话,不要来找我”

女子猛地抬起头,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如此无情,她仔细地盯着男人的背影,她觉得他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正当他想要推门而出时,听到了身后女子轻轻地笑声,王富贵不由得皱了皱眉,他真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想的

坐在暗处的女子扯起一抹微笑,慢悠悠地说道“我可是知道白月初在哪哦,他其实一直都没有失踪,他一直在你那,就在你那个郊区的别墅里是不是?”

话一出口,王富贵便发出一声嗤笑“是又如何,想去告诉涂山?我想你不会傻到要与我抗衡,想想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再好好思考要不要去告密”话毕,便推开门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王富贵坐在车里,想起白月初,他被他所囚禁已经一年了...他是不是太过分了...王富贵的心头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愧疚,却又很快被压了下去.他必须让他待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话,他们才可以永远在一起...

站在窗前的白月初听到了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你来了”

“怎么,想我了?”王富贵从背后抱住了白月初,把头放在了他的颈窝,舌尖轻轻扫过肌肤,感受着怀里人微微的颤抖

“还有多久”犹豫了好半天,白月初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果不其然,话一出口就感觉身后的人蓦然把胳膊收紧死死抱住了自己

“不是说了嘛,要永远在一起的,你不要抛下我了,我真的很爱你”话毕,轻轻地咬了一下白月初的脖颈以作惩罚,同时,手也不老实地伸进了白月初的衣服里,本想像平常一样把白月初扑倒,却不料,白月初一个反力顺势把他压在了床上

王富贵难得的怔了怔“你这是..”他没想到白月初会如此主动,他把白月初囚禁在这里一年,本已经做好了他今生都不会再理他的心理准备...“嘶...好疼...”王富贵的锁骨被某人狠狠地咬了一下

“这是不认真的惩罚。”白月初含笑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既然你说要永远在一起,我便答应你....这一次,可是你先主动的..我不会再放开了....”

“你轻点...”

我如警惕恶魔那般警惕你,却又忍不住要用一切力量拥抱你.没有你,良辰美景又与何人道?

————————————————————————
本来已经写完一篇超长的了,但是后来不太满意剧情的发展就没发,这个是临时想的(⋟﹏⋞)
以后会多积累些经验再来着手写这类文,这次将就着看哈(-ω-;)
最近超级迷东方芜穹和东方纤云,好带感啊他们两个
最后,还是感谢你们,鞠躬~

我们爱过又忘记(终)

◎ooc满天飞
◎beε-(•́ω•̀๑)
◎感谢各位观众老爷(๑•̀ㅁ•́ฅ) ——————————————————————

愿你遇良人 予你欢喜城 暖色浮余生 愿杯酒可抵轻寒 故人仍待我归还
                    ——知乎

涂山容容眯着眼看着逆光下站着的人,一瞬间她竟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你可想好了,真的喝下去了,就在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你和他,就真的是彼此的路人了。”

白月初半靠在苦情树的树枝上,因为涂山内不准抽烟,便撑着额头保持清醒“嘶...想好了是想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容容姐”

“你说”

“我喝下去之后,我就忘记了王富贵,那他呢,他可会忘记我?”

涂山容容睁开眼睛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少年,悠悠地开口“此药乃涂山禁药,但却没传言可怕,只是天地之间绝无解药而已,王富贵依旧会记得你”

白月初怔了怔,不会忘记吗...那我岂不是太自私了...

“怎么,想在多要一瓶?”

“那倒不是,一瓶就够,他喝就行。”

“你...”涂山容容此时知道他要做什么了“罢了,答应你就是了。”

出了涂山,墨早已开车在外等候白月初,他是真的搞不懂白月初怎么想的

“你真要给他喝,为什么啊”

“让他忘记我,好好生活 我想看到他开开心心的白头,而不是后半生活在自责中”

“你呢?听说你只要了一瓶?”

“开车吧...”

————是夜,王富贵卧室

王富贵站在落地窗旁边,看着弥漫着喜悦气氛的王家,满眼喜庆的红色,像极了他和那人互相表白心意的那天,只不过早已物是人非...

“我想,我喜欢你,白月初。”

王富贵刚刚说出自己的答案,还未等看清身上的人的脸色,便被一席温柔的吻侵蚀了思想,唇舌交缠,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人才放开了他

虽然说从小就在女孩子包围下的王富贵,却还是纯情的少年,此时已经羞得闭紧双眼,偏过头,脸上浮上了可爱的红晕,白月初看着小少爷的模样,越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可爱了,俯下身子紧紧地抱住了小少爷,头放在了那人的肩窝处

“呐,这可是你说你喜欢我,可不许反悔.以后你就是我白月初的人了,知不知道.”

“知道”

“以后想要靠近你的女孩子男孩子我都会赶他们走,你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知不知道”

“知道”

“以后就算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赖上你了,你赶不走我了,知不知道”

“以后,只要你不说分开,我就永远不分开,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嗯...”

王富贵又想起了当年的对话,明明当年说好的,只要他不说分开,就永远不分开,终究还是不能遵守了...早就该想到的,两人的位置,两人的身份,就注定了这场悲剧.

几天前,王家书房——

“贵儿,你可想通了?”

“父亲?”

“你是王家的独子,要继承王家的家业”

“贵儿知道”

“道盟早已不似从前,现在的道盟已不能与涂山有着不相上下的实力。”

“贵儿知道”

“父亲不能为了一个人而威胁到整个道盟,即便那个人是我的儿子”

“...贵儿知道”

“所以...”

“父亲当年答应了我的,说好的只要到了两年就.. ”

“贵儿!”王父强硬地打断了王富贵“是为父对不起你,未能遵守约定,但为了整个道盟着想,我们不能与涂山为敌,你可明白”

“...贵儿明白”

王父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抬头王富贵早已不见踪影。不久后,传来王富贵即将成婚的消息...终究还是违背了当初...白月初,你可恨我?

“你可恨我?”王富贵看着面前这个曾经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说到“是我对不起你。”

白月初的眼神暗了暗,径直走到桌子前,放下了一瓶蓝色的药水

“这是?”

“这是涂山的禁药,我有一瓶红色的,代表着你,这瓶蓝色,代表着我...喝了它,便是陌路人...”最后几个字仿佛抽空了白月初所有的力气,垂在两侧得手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却还是竭力保持着平静的音调“喝了它吧...”

“陌路人?白月初...你这是...要毁掉我们之间的所有?”

“对”

王富贵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想过,他会怪他,会恨他,会与他老死不相来,可是却从未想过,他可以如此绝情...毁掉他们的所有,毁掉他们在一起的回忆,从此便是陌路人...

“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是被逼的,对不对?”王富贵觉得即便是当时涂山雅雅释放出那么强大的威压自己也从未像此时慌乱与害怕过,他想抓住他的手,想听他说这些只是逗自己的...

可天意从不遂人愿,白月初更加冷淡的话语传了过来“王少爷,请你放过我。月初不过一届平民,实在不敢高攀王少爷,还请少爷喝了它,会有比月初更适合少爷的人.”

“本少爷不想喝,怎么,你还要强迫本少爷不成?”白月初的话太过于伤人,王富贵好听的少年音已染上一丝哭腔,让人不由心生爱怜

白月初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眼眶通红的少年,突然就想什么也不管,把他带走...只是他最后的理智不允许“既然少爷不肯配合,那月初,就失礼了”话音刚落,白月初拿起桌上蓝色的药水灌进自己口中,一个伸手把王富贵揽进自己怀里。

俯身,低头,唇瓣贴合,辗转厮磨...药水一滴不落的递进了王富贵的口中,全然没有在意身下人因震惊而缩小的瞳孔...

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推开了白月初的禁锢,王富贵发狠地瞪着白月初,舌尖无意识的滑过被吻至红艳的嘴唇,双手紧紧地抓着桌子上的红绸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去,他真的没想到他竟会如此决绝...

“此药一个时辰后生效,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副作用,只会忘掉你我,少爷无需担心”

“你知不知道...白月初,你本人比这禁药还要无情”

“多谢夸奖,少爷保重”

——几天后,婚礼现场——

王家少爷在台上温柔地拥吻着面前羞红了脸的新娘,眼睛却紧盯着门外那两根没隐藏好露出的呆毛...眼神里盛满了星星般细碎地笑意.

你不还是来了...

说什么相忘于江湖,忘了你,这大千世界,便在没有我存在的意义.

【与卿书】

送卿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

一两祝你手边多银两

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

三两祝你心无惧荒凉

四两祝你儿孙满堂膝下盘

五两祝你白头满鬓荣返乡

六两祝你老来忆故不惊惶

七两祝你想我时还欲共躺棺

八两祝你来生遇情心波澜

八两酤 与卿酌

绿蚁和新醅

只愿在来时

知道你平安

                  ——《与卿书》

————————————————————
啊啊完结啦完结啦(。•̀ᴗ-)✧
再次感谢各位观众姥爷的支持,深鞠躬~
本渣其实还想再暗搓搓写个黑化番外之类的,感觉莫名带感,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Σ(゚∀゚ノ)ノ
喜欢的话我可以厚着脸皮要个心吗(〃ノωノ)

我们爱过又忘记

◎本篇ooc可谓满天飞
◎八九不离十是be了ε-(•́ω•̀๑)
◎感谢观看此篇文章不嫌弃我的大家,有什么建议欢迎说出,九十度鞠躬(๑•̀ㅁ•́ฅ) ——————————————————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拜伦《春逝》

(06)

一切都像是一场真实的有些可怕的梦,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白月初嘴里叼着的烟闪烁出点点的红光,寂静的有些可怕.

“啪”客厅里的灯突然被打开“怎么,你小子还没死心?”白月初像是没听见来人语气中的戏谑一言不发地只顾抽烟, 沉默了一会,那个人终于忍不住劈手夺了白月初的烟“别抽了,哪来的这臭毛病,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回去”

“噗嗤”白月初的脸上终显现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回到他身边...墨,你是专门来逗我笑的吗”没有了烟提神的白月初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终是无力地靠在墙上

“月初...”被唤作墨的男子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后很是惊慌“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但话已出口,本就因为最近过度思念导致长期失眠精神状态不太好的白月初更是被刺激到了,身体滑落在地,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

思绪仿佛又飘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下午,因为外界愈来愈盛的传闻,涂山那边也略知一二,特来道盟了解详情,结果刚来就听到王富贵那一番激动人心的话语。。。

据目击人爆料说那简直是自己一生中遇到过最恐怖的威压,像要把一切碾碎,这难道就是姐控的可怕吗Σ(゚∀゚ノ)ノ

“身为王家大少爷居然如此不知规矩,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你是王家独子,而白月初对于涂山是什么样的存在,这难道就是一气道盟的做事风格么?”轻飘飘的尾音刚落,一阵更强大的威压施加下来,压的人喘不过气

很明显,涂山雅雅此时非常生气,她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会看上这种人“涂山狐妖,红线仙便是你们的职责...咳...人世间的情爱你们看得不会比任何人少,情这种东西又怎么会受人控制呢...咳咳咳...”

王富贵早已被威压压制的快要窒息,嘴角渗出大片的血迹,与嫩白的肤色形成对比,无比妖异。这串话几乎是费了全身的力气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

“哦?”好像是一席话让涂山雅雅想到了什么,那恐怖的威压也一同撤了下去,正当众人猜测下一会发生什么时,冷冽的嗓音再次传来
“按你的意思,你们是真心相爱?”
“是”
“很好,阿大阿二,我们走”
再一抬头,哪里还有什么涂山雅雅的踪影,正当王富贵松了口气时,王父又慢悠悠地说起来“贵儿,你要知道,你和那小子,不可能。今天是为夫与涂山共同为你摆的相亲宴,要是有相中的,便可相处看看”

王富贵听到后愣了一下“父亲,我意已决,父亲这是为何?”王父听罢微不可寻地摇了摇头,痴儿,痴儿...“贵儿,为夫和你打个赌好不好,如果贵儿赢了此赌,那为夫就算燃尽己身也会让你和白月初在一起,若是贵儿输了,便要听为父的话,如何?”

“敢问父亲是什么赌”

“就赌你和白月初之间对彼此的情意,为期两年,若过了两年,你们仍心系彼此,那便成全你们,如何?”

“...好”

“白月初,白月初,你没事吧”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白月初飘远的思绪被拽了回来,到底是抵不过...

“墨”半晌,白月初终于抬头“带我去见容容姐”

“...月初,你真要这么做,你明知道王少爷他是不可能在两年之期快到这几天突然要结婚的,这明明就是有内情的...”

我知道的啊,就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这么做,他和我终归太小,抵不过,抵不过...白月初从未如此无力过...

“我已经决定了,走吧”

听说涂山二当家涂山容容有一灵药,此药一旦饮下,灭情绝爱,对修道者提高修为有极大帮助。同时,也可助人忘却心中所爱之人,忘却关于那人的所有回忆,故此药,在涂山又被称之为禁药.

——————————————————
下一章完结_(:зゝ∠)_
感谢看到此处的各位(。•̀ᴗ-)✧
本初三党每天上学都很痛苦,只有写写渣文弄慰藉一下自己,感谢观众老爷们(〃ω〃)

我们爱过又忘记(番外)

◎一个小小的刀子─=≡Σ(((つ•̀ω•́)つ

我的宿命分成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之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予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储蓄.
                                      ——西贝

x市某咖啡馆——————

王富贵看着已经三年未见的白月初,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干巴巴的问候“你,可还好?”

白月初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人,才恍惚地想起,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和王富贵就已经三年未见了,听说他已经有了固定的女朋友了啊...

想到这里,白月初的心猛地一揪,果然...还是放不下吗..但死要面子活受罪地故作轻松地回答“还不错,你呢,听说你有了女朋友,和她怎么样...”

“啊?”王富贵没有想到白月初竟会主动提起他的女朋友“我...”他该说什么,难道说我和我的女朋友很好吗...白月初,你终究还是放下了,不过放下也好,至少...彼此都能活的舒服些...

似乎是意识到气氛不太对劲,白月初连忙转移话题“我这次回来待不了多久的,现在出来看你都是瞒着老爸的,被他知道我就惨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

“不知道呢,不过...应该不能太久”

“还会回来吗?”

白月初一下子愣住了,还会...回来吗...道盟那边怎么可能还会让自己回来...“应该...不会了...”

“....”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王富贵还是鼻头一酸,早该知道的,他这次走了应该就没机会再回来了,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又在奢望什么呢...

“那你...照顾好自己...可不要再傻傻的在外面淋雨不知道躲避了,下一次,你可不会再遇见本少爷这么好心的人把你送回家照顾了.....”发觉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转,王富贵连忙低下头不让对面的人发现自己的异常“你快回去吧...省的惹麻烦...”

白月初伸出手想摸摸对面的人儿的发,却怎么也放不下去,即便知道此经一别,怕是不会再相见了...

“好好照顾自己。”撇下这句话,白月初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咖啡馆,他害怕,自己再停留在那一秒钟,就没有勇气再走了,他不可以这么做...

天空下起了雨,白月初站在街道的另一边,大雨就像那日一样拍打在他的身上,只不过,再也不可能出现一个给自己撑伞的人了...

——————————————————
小虐怡情小虐怡情レ(°∀°;)へ=3=3=3
不想上学(:з」∠)_

我们爱过又忘记

◎ooc预警
◎希望观众姥爷们可以看一看(:з」∠)_
◎可能会be

——————————————————————

In my old griefs, and with my childhood's faith
当我暮年悲痛时,我爱你如童年的信仰.
I love thee with the breath, smiles, tears, of all my life!
我与生命中的呼吸,微笑,眼泪一起爱着你!
And if God choose,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
还有,如果上帝让选择的话,我死后会更加爱你.
      ——Michael Hoppé《How do I love thee?》

(05)

“我想,我喜欢你,白月初”

十分钟了,自从白月初听到这个回答后,已经呆了十分钟了...

王富贵就坐在他旁边,看了他十分钟...

他说他喜欢我...显然,白月初被这巨大的幸福冲击到了,他原以为王富贵听到自己的问题时会推开自己,然后骂自己几句,接着就永远躲着自己,他都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了,万万没想到啊...

“内个,我说白月初”王富贵实在是受不了已经呆了十多分钟的白月初了“你还好吗...”这家伙怎么了,难道是太激动脑子当机了???

白月初听到熟悉的声音才把自己从思维里抽出来,意识到了这一切不是自己做的梦后,一个熊扑扑倒了小少爷

“白白白,白月初,压死我了,你是不是又重了!”王富贵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扑倒了,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白月初的这个技能呢...

抱了一会,便听到了上方传来白月初的声音“呐,既然你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谁都不可以来跟我抢...”

听到白月初说的话后,王富贵的脸立刻飞上了两抹红霞“谁,谁说我是你的人了!我虽然我喜欢你了,但是我可没承认...唔...唔...”

王富贵嘴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身上的人毫不客气地堵住了...其实...这种感觉真不赖...王富贵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身上的人,片刻后,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在白月初的吻中消失无踪...@

王富贵和白月初再互相表明了心意后便整天腻在一起,本来外界就有关于他们俩的谣言,这一弄,使本来快倒闭了的好几家报社都抓住了上岸的稻草...

每日新闻————————

“听说了吗,王家的少爷整日与白月初腻在一起,听说已经好几天了,难不成之前的谣言都是真的?”

“想知道之前的谣言的宝宝们请去看前几期的每日新闻哟”

“对的,我也听说了,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涂山苏苏小妹妹爆料,他们两个从几天前的一个下午在房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便整日的待在一起,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吵架。”

“而且而且,还有路人清瞳小姐曾经撞见过他们俩一起去糖果买五彩棒,还是情侣的限定款!!!”

“所以这就是坐实了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消息了,也请各家粉丝不要在维护了,毕竟糖果屋的情侣五彩棒一般的兄弟是不会去买的。”

“想知道各种精彩真实的八卦就请关注每日新闻!”

与此同时,某浪上的各家粉丝——————

“我都说了我家白白和那个少爷只是普通的兄弟情,从小一起长大!买个五彩棒怎么了,你不知道那个情侣的五彩棒会比一次买两个五彩棒便宜的吗!!!”

“我家少爷和那个白月初真的只是普通的兄弟关系,请你们造谣适可而止!难道兄弟之间一起出去买个东西也有错吗!有错吗!!!”

“我就说吧我就说吧,他们两个肯定有事,之前和你说你还不信,啊他们俩太甜了吧!听说上一世他们两个还是表兄弟呢,年下攻年下攻!我站月贵!!”

外面已然因为这两个人闹得天翻地覆,处在风浪中心的王富贵和白月初却因为这几天一直和对方腻在一起虽然注意到了这些新闻,却也没怎么太管,可是王家上下却已经吓坏了,难不成,自己儿子真弯了???这可不成这可不成这要是在一起了,涂山那边可不是好惹的啊...

——王家大厅——

“父亲,您叫儿子来有什么事吗?”王富贵一脸懵逼的看着旁边的几十位美女,这是搞什么?相亲吗?

“咳,儿子啊,父亲想着你也老大不小了(其实刚成年)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原来真的是给自己相亲...

“我不喜欢他们,如果父亲是因为外面那些传言而来试探我的话...那我大可以告诉父亲,都是真的!”

“哦?倒是蛮有骨气.”还未等王父做出反应,便感到一阵强大的威压向这边袭来.

————————————————
不想上学(:з」∠)_
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不可以厚着脸皮要个小心(-ω-;)
快完结了快完结了但是还没想好要不要be─=≡Σ(((つ•̀ω•́)つ

我们爱过又忘记

◎ooc预警
◎文笔渣,希望比前几章有进步(:з」∠)_
◎可能会be

——————————————————
爱情,也许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普希金《我曾经爱过你》


(04)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富贵看到身上的人睁开了眼睛“嘶...我这是...在哪....”白月初已然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又回到了道盟

“终于醒了,压死本少爷了,快起来”

这个声音...好熟悉...等等,这不是..

白月初感觉头越来越疼了“我怎么会在你这...”

王富贵看着醒来就断片的某人哑然失笑“怎么,被烧傻了,连谁把你从雨中拖回来都不记得了?下那么大雨,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那么在外面一直蹲着,要不是本少爷及时....!!”

正一本正经地教训着白月初的王少爷突然感觉自己被某人以锁脖的方式抱着“白...白月初...你干嘛,给我放开...上不来气了...”

王富贵正挣扎着,突然听到身上传来声音“你,是不是要结婚了...和...那个千金...”

本着身体上受制但语言上绝不能输的意志小少爷决定刺激一下白月初“对啊,怎么样,白月初,羡慕本少爷吗哈哈哈哈...唔...你&#@”

正嘚瑟着的王富贵同学突然感觉到唇上被覆上了某种温软的物体,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被强吻了吗....被白月初...

奇怪...自己本应该推开他的...可是为什么...只想让这种感觉停留的再久一点...意识越来越模糊,双手也不自觉的抚上白月初的背,白月初感觉到身下人儿的迎合,索性更大胆了一些,放开了身下人的樱唇,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了脖子上

“嗯...你...白月初....”仅有的声音也很快被淹没在吻里

良久,白月初才放过了身下的小少爷,只见小少爷的衣衫半解,锁骨上隐约可以看到几颗草莓,因为胳膊被某人抓着所以紧紧闭着眼睛,脸却已红了大半...

“听说你要结婚”小少爷又听到了身上人问了同样的问题,可这次,他却不敢轻易地回答.正想着怎么应对,某人又开口了“可是你看你,连接个吻都会害羞成这样,还想着结婚?真是儿戏”

王富贵早已害羞到说不出话,又被这么一说更委屈了,紧紧地咬住嘴唇,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也不想想他这么做是为了谁,要不是为了他能消停地待在这里,他至于要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订婚么他...真是的....

半天也没听到回应的白月初仔细地看了看身下的小少爷,轻笑了一下“怎么了,这么委屈”

这个混蛋...“你还说,要不是本少爷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待在一气道盟,要不然我至于吗...”

“这么说,你是为了我,才和那千金订婚的,只是因为想引我回来,好让我心甘情愿地待在这?”原来,王富贵与白月初定下一个约定,如果某天白月初逃走了,但是却有自己回来的话,那以后就都不可以再次逃走,必须乖乖待在一气道盟。

“嗯...”话还没说完,王富贵便感觉到了嘴唇又被堵住,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便也没再反抗.

正当迷离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他吗....”

如果自己欺负他却不允许别人动他一下是喜欢;如果得知他和自己一个学校特意绕远开车和他走一条路是喜欢;如果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地逃走时的心慌是喜欢;如果看到那个小狐狸成天和他在一起时亲密的样子会生气是喜欢;如果看到他在雨中被淋成那副惨兮兮样子时的心痛是喜欢的话

“我想,我喜欢你,白月初。”

——————————————————

感觉这章写的有点仓促了,但是快开学了,想多屯点货,好希望雪可以多下几天,在放几天假_(¦3」∠)_说句丧良心的话,可能现在的糖都是以后的刀子吧_(¦3」∠)_

我们爱过又忘记

◎ooc预警
◎文笔渣,我会进步的_(:з」∠)_
◎可能会be(-ω-;)

—————————————————————

在你孤单,悲伤的日子,
请你静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我的名字》

(03)

白月初离开一气道盟已经好几个星期了,而这几个星期,却并没有白月初当初所想的那么快活...

“本来想着逃出来后就开始新生活的,和小蠢货做做任务,日入百万,走上人生巅峰,可如今...唉....”长叹一声,白月初决定继续在床上躺尸

。。。。。。。。。。

一阵死寂过后,白月初觉得不可以在这样下去了,必须找点事情做,做什么好呢,小蠢货现在在涂山,胡尾生估计在超市抢购,哦,对了,去看看王富贵那家伙在干什么吧!

就这样,偷偷摸摸来到了王家,不看还好,一看把白月初给吓了一跳,原来王家张灯结彩,入目即红,正疑惑时,一张红色的纸缓缓从天空飘下落在了白月初脸上,拿下一看,纸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喜帖

哦,原来是喜帖啊,,,等等,喜帖!!?

“哎呀!”白月初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一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太着急了,富贵少爷着急要试一下这件礼服,对不起对不起,你没受伤吧”

“等等,你说什么,富贵少爷要试一下,这是王富贵的???”白月初当即就感觉就算有一天五彩棒不在生产了都不会比这还要恐怖

“是的呀,富贵少爷马上就要和x集团的千金订婚了,明天就是订婚典礼呢,我看哪,他们两个就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ᵕᴗᵕ)⁾⁾”显然,拿礼服的人并没有注意到白月初的异常

“金童玉女,天生一对么...也是,素闻x集团的千金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才华与美貌集于一身...”白月初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酸涩,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把你装在一个真空密闭的空间里,慢慢窒息...

天空不适时的下起暴雨,白月初却像什么都没感觉到,默默地蹲在王家的门前,看着刚刚还是晴空万里却在一瞬变得阴沉的天空,就如他的心情一样,似有一块大石头死死压在他的心上,无法呼吸...

大雨滂沱——————

“好冷啊”白月初裹了裹身上的运动服,忽然感觉不到雨拍打在自己身上“雨,停了?”白月初艰难的把脑袋从运动服里伸出来刚抬头便看到了他这几日朝思暮想的人儿“你在这做什么,下这么大雨,就这样淋着?你身体好是不是?跟我回去!”

一抬头便看见王富贵撑着把伞拧着好看的眉头教训他,这种久违的感觉,真好啊...这是白月初晕倒前最后的想法。

“唔...我这是....在哪...?”

“才走了几个星期,竟连我房间都不认得了”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寻着声音的源头向上看,果不其然看见了王富贵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瞪着白月初

“王,王富贵...”

“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名字!算了算了,谁让你是病号,我摸摸,看你退没退烧”说罢,一双修长的手贴上了白月初的额头“怎么还这么热,按理来说应该退烧了才对...喂!白月初...!你干嘛!放开本少爷!!!”

“别动,让我抱一会,你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你!别以为你是病号我就不敢打你啊,你起不起来,起不....”话还没说完,被白月初禁锢在身下的王少爷便感觉到白月初的脑袋枕在他的脖颈边...睡着了...

“这个混蛋,根本出不去...”因为从小就是豪车接送,所以王少爷的运动细胞很差,力气也很小能推得开白月初才奇怪

“算了,就当本少爷大发慈悲姑且给你当个人肉垫子好了”王少爷虽然嘴上嫌弃的不行,却也乖乖的不动,生怕吵到白月初

他的头发,好软啊....这家伙,睡觉的样子还蛮好看的,唔...脸也好软...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少爷,订婚仪式已经准备好了,请少爷随我去大厅”

“不用了,”王富贵看了看身上依旧在熟睡的人儿“通知他们,典礼取消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
好开心好开心,马上就要有糖了,希望观众老爷们可以来看一看(〃ノωノ)

我们爱过又忘记

◎ooc预警
◎文笔渣,希望有观众姥爷来看_(:зゝ∠)_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再大,都绕过我灵魂.
                               ——西北

——————————————————————

(02)

这个人今天究竟吃错什么药了,白月初看着近在咫尺的某人暗暗吐槽,他到底要把我怎样啊啊啊

半晌,耳边再度传来王富贵低低声音“你,走吧”

“啊?”白月初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王富贵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不想走了?”

“当然不是!呐,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反悔,我走了啊”说罢,白月初灵活地从王富贵怀里钻出来跑了

与此同时,王富贵身旁突然出现了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管家“少爷,这...”

王富贵摆了摆手“不必担心,本少爷自有办法让他自己回来”

“可涂山那边...”

“你们先扛着”说完王富贵潇潇洒洒地坐进了车里,只留下管家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先...先扛着...”

————车内————
王富贵手里捏着一叠名册,仔细一看,都是各大世家的千金小姐

世人都知王富贵是个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少爷,一张小脸嫩白嫩白,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你时简直想犯罪啊...(捂脸)

但到底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少爷,生的又这般好看,所以从小身边就围满各种莺莺燕燕,但是王富贵小少爷并没有沉浸在温柔乡之中,他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欺负白月初上度过...

——每日新闻——

“听说了吗,x集团的千金昨天在糖果屋狂买了几百打五彩棒说是要全部吃光”

“我听说啊,好像是那个千金去约王少爷共进晚餐,可是王少爷正和那白月初在一起呢,根本没有搭理她...”

“那和五彩棒有什么关系呢”

“那白月初最愿意吃的就是五彩棒了,唉,可怜那千金,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王富贵,谁不知道王少爷天天和那白月初在一起,哪有空搭理她们啊...”

——————

在某个街头狂吃的白月初突然打了个哈欠,“谁在说我...”没想太多,又埋下头吃着盘里的食物,过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话说,这王富贵怎么突然就答应放我走呢,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没这家伙在身边唠唠叨叨到觉得几分寂寞,

呸呸呸白月初你想什么呢,好不容易逃出来怎么就想起他了.强行压下心头那丝异样的情绪的白月初突然看面前的食物也在没了食欲,结完账,就去一个人去了房顶

“今天的星星可真圆.....不对不对,今天的月亮可真多啊。。。。。。。。。”果然,还是不太适应吗,没有那家伙在身边....

是夜————

“少爷,你确定要这么做,可是你确定他会来吗...”

“会来的,相信我,人已经放走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好。我这就去准备”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支蜡烛摇曳出点点红光,照亮了桌面上的那叠红纸

——喜帖——

————————————————————————
emmm希望比之前好一点了ミ(:3っ )っ

我们爱过又忘记

◎文笔渣,第一次写,请多包涵,希望有人看_(:зゝ∠)_
◎ooc预警
◎时间在白月初刚逃出一气道盟

——————————————————————
楔子

我对这虚妄都极度热爱,
对你的爱,何须多言
我怎么能告诉你,
我在这巨大的空旷里想起你,
而低声哭泣,
人生的意义是爱和自由,
而爱,
从来都是让我们失去自由,
而爱,
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就已经让我血肉模糊.
                                   ——《我们爱过又忘记》余秀华

————————————————————————
(01)

“自由的感觉就是好,终于不用受那什么狗屁道盟的管制和王富贵的欺负了,一想到不用见那家伙心里就一阵暗爽啊哈哈哈哈”

“不过,一想到以后没那家伙在旁边唠叨还是有些不习惯啊”

“算了算了,先去把午饭解决一下”白月初压下心中那份怪异的感觉踏上了觅食的路程。

“记得这附近有家超级好吃的店来着,去哪了去哪了....”
“给我好好搜,一旦看到白月初立马给我抓回来!这个混蛋,居然敢逃走...”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白月初当即暗叫不好,这要是被抓回去了,说不定哪辈子才能重见天日了,赶紧逃赶紧逃。

“月初小同学,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啊”

“王,王富贵!你刚刚...不是...不是”天哪,这混蛋怎么发现我的,

“说过多少遍不要叫我的名字!跟我回去!”

“就不回去你能把我怎样!”反正都被发现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跟他拼了

“怎样?”只听王少爷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字,逐步向白月初逼近,“本来不想怎样的,听你这么一说,我很想让你知道我会怎样”

随着王富贵的逼近,白月初慢慢向后倒退,可是这条路是个死胡同啊

就这样,白同学很快就被富贵同学逼到了墙根,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就连彼此的呼吸也能够感受的到

“靠,这王富贵怎么了,怎么今天这么奇怪,按照平常不应该早绑回去了吗”白月初奇怪的想

“回不回去?嗯?”灼热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呼到白月初的耳垂,不一会,整只耳朵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的快滴出血

“王富贵你贴这么近干嘛,快放开我!!!”

“回不回去?”王富贵像是没听见怀里的人发出的抗议,又问了一遍

“不回,死都不回!”豁出去了!

“不回?”

——————————————————————
啊啊啊啊果然好渣啊啊啊,我会努力的,希望有观众姥爷可以看一看_(¦3」∠)_